美国监狱现疫情 囚犯视频求助:太挤 快成集体墓地了


答:中意是友好国家和重要合作伙伴。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困难时刻,意方通过多种形式向中方表示支持。意大利疫情暴发以来,我们十分关注,急人所急尽力向意方提供帮助。除中国政府援助外,地方省市、中资企业和个人还提供了大量口罩、防护服、呼吸机、检测试剂等意方急需的防疫物资,同时我们也根据意方要求积极协调,为意在华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。中方还先后派出了三批医疗专家组赴意分享经验和做法。中方的帮助体现了急难有情的朋友之义,我们真诚希望意大利早日控制疫情,民众健康得到保护。任何无中生有的搬弄是非只会对抗疫合作造成干扰,是不人道、不道德的。

会议接近尾声时,食品药品管理局长斯蒂芬·哈恩开始讨论起羟氯喹,哈恩介绍完该药物的最新情况后,两位“主角”陆续登场了。

“据我所看到的研究,我认为大部分是在海外,显示了(该药)‘明显的治疗效果’”,知情人士称这是纳瓦罗当场说的第一句,“这确实就是从纳瓦罗嘴里说出来的”。而后,一直对羟氯喹持怀疑态度的福奇当场站出来反驳,目前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证据只是坊间传闻。

致力从世界各地采购羟氯喹、保证美国的生产能力是纳瓦罗工作的一部分,特朗普曾表示美国国家战略储备中有2900万剂羟氯喹。

但纳瓦罗的嗓门越来越大,反攻福奇称,“你是最早反对对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的人。说旅行限制是行不通的。”

消息人士称,福奇对该指责一脸困惑,因为他曾公开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的旅行限制。

然而,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对于羟氯喹却有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,5日,这两种声音终于被引爆,一场白宫“史诗级争吵”上演。

当“Axios”向副总统发言人凯蒂·米勒求证时,其不予置评。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“在特别工作组会议上,从来没有发生过像昨天那样冲突”,“之前大家发表观点、激烈辩论,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,昨天是第一次。”

对于白宫内部两派分歧,《纽约时报》曾评价称,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——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、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。【环球网报道】2020年4月7日,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,以下为部分实录。

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,福奇、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·比尔克斯、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·库什纳、国土安全部长查德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。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。